今天是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,欢迎光临本站 安徽德克特机电设备有限公司 

联系我们

公司新闻

人民日报:传统制造业困境是前期刺激政策后遗症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6-05-05 21:44:33    浏览次数:1071    

如何正确看待当前企业面临的困难?辩证看,转型升级并非“鸡犬升天”,优胜劣汰、“有死有活”才是市场经济;客观看,企业主体并非一片哀鸿,分化调整、“有喜有忧”才是市场现状;长远看,只要坚持转型升级,企业遭遇的困难只是暂时的,而市场机遇却是巨大的


  羊年开局,冰火两重天。


  一边是PPI(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)连续37个月下降,工业用电量持续负增长,一边是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比工业平均增速高出5个百分点;一边是造纸企业举步维艰、房地产企业资金链风险暗潮涌动,一边是新登记注册企业同比增长38.4%,大众创业如火如荼。


  究竟哪一面才是中国企业的真实现状?


  “三期叠加”让传统企业日子不好过


  一个唐山市的钢铁产能比整个欧洲都高,产能过剩成为经济结构扭曲的最集中表现


  以前1个订单金额几个亿,现在1个订单才几千万——辽宁沈阳,春天比往年来得更晚些,大型国企北方重工仍在产能过剩的严冬中挣扎。


  “今年一季度,钢铁行业形势不乐观,到2月份,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面已接近50%,目前仍然订单不足、库存增加。”中国钢铁协会秘书长刘振江说。


   重型机械和钢铁业遭遇的困境,是当下传统企业增速放缓的缩影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.4%,增速同比回落2.3个百 分点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.7%。而回首去年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仅同比增加3.3%,尚不及2013年增速的1/3。


   效益下滑的同时,高负债率也让一些企业叫苦不迭。通常认为,普通企业资产负债率控制在60%以下比较合适。然而,2014年中国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 债率从上年的69.4%上升至72%;去年三季度,45家上市房企平均负债率为74.6%,均超过70%的警戒线,承受着较大的还本付息压力。


  传统制造业日子难挨是增速换挡规律使然。


  新常态下,经济增速换挡回落,加之资源环境约束加大、劳动力等要素成本上升,制造业的传统比较优势正在衰减。高投入、高消耗、偏重数量扩张的老路,不仅走不快,而且走不通了。


  传统制造业日子难挨是结构调整阵痛所致。


   “中国经济结构扭曲最集中的表现就是产能过剩”,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说。《2015中国企业发展形势展望》报告认为,2014年,我国工业产能利 用率估计在78%左右,仍在产能过剩临界点以下运行;全国24个产业大类中有21个存在严重产能过剩问题。供求严重失衡导致企业陷入困局:去库存就得打价 格战,利润越薄创新投入就越少,持续竞争力也就越来越差。


  举例来说,一个唐山市的钢铁产能比整个欧洲都高。别说普通粗钢卖出白菜价,像取向硅钢这样在2012年每吨能卖3.5万元的优质钢材,如今每吨也才卖1.6万元。


 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看来,产能过剩导致企业利润滑坡,债务负担加重,并通过占用资金、逼高贷款利率等渠道波及其他非过剩行业的正常发展。


  传统制造业日子难挨也是前期刺激政策的“后遗症”。


  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,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由2008年的47.5万亿元大幅增长到今年2月底的125.74万亿元,但不少企业反映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。 “当初刺激政策出台时,银行逼着企业贷款,项目上得太快,加剧产能过剩,甚至大量资金涌向楼市。现在企业前期资金已经投下去,资金面却紧了,不少企业只能 给银行 打工 。”海螺集团董事长邵奇星说,现在银行贷款利息常常上浮40%,小微企业从小额贷款等渠道获得的融资成本更高,月息可高达2.5%。


  正确看待企业面临的困难


  一些早转型的制造企业已在提质增效,一些创新型企业已跃上时代潮头


  如何正确看待当前企业面临的困难?


  ——辩证看,转型升级并非“鸡犬升天”,优胜劣汰、“有死有活”才是市场经济。


  “煤炭企业的同志,往往喜欢上新项目、搞新矿。”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卜昌森呼吁,“谁要能让低效无效、扭亏无望的企业破产,也是件伟大的事!”


 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?直言,创新就是“创造性毁灭”的过程,只有让竞争力低下的企业退出市场,使生产率表现更优的企业发展壮大,整体经济才可能成为全要素生产率驱动型。


   “我们不要害怕企业倒闭, 你死我活 才有产业升级。”蔡?介绍,美国研究表明,制造业内部表现为企业进入、退出、扩张和萎缩的资源重新配置,以及由此发生的优胜劣汰,对生产率提高的贡献高达 1/3—1/2。“政府要通过创造良好的 创造性毁灭 环境,让缺乏效率的企业消亡,让有效率的企业生存发展。”


  ——客观看,企业主体并非一片哀鸿,分化调整、“有喜有忧”才是市场现状。


   当一些企业纠结于“转型找死,不转型等死”之时,另一些早转型的制造企业已在提质增效。眼下,一些东南沿海城市的工厂正上演“机器换人”的热潮。在东 莞,入世丰针织厂早在2007年就着手“机器换人”:原来“一人一机”,现在一人控制8台全自动电脑机,效率提高了十几倍,质量可靠率也在提升。


  当一些传统企业“关停并死”之时,一些创新型企业已跃上时代潮头。2014年,中国有100家企业跻身世界500强,仅次于美国的128家。中国高铁制造和建设企业后来居上,阿里巴巴、京东相继上市,让人对“中国创造”刮目相看。


  ——长远看,只要坚持转型升级,企业遭遇的困难只是暂时的,而市场机遇却是巨大的。


 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,正处于工业化、城镇化、信息化、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大好时期,不断涌现的经济新增长点,为企业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可观的潜力。


  “企业转型升级的潜力很大,迈向中高端水平的路上机遇很多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举例说,如果我国一半以上企业达到行业平均水平,有10%—20%的企业能够离国际标杆企业比较近,那中国人就不必去日本买马桶盖、电饭锅了。


   “重压之下才有新作为、大作为。只有大洗牌,才有大爆发、大惊喜。”从30年前只有8个人、年产值不足1万元,到今天员工近3万名、总资产340亿元、 年销售额超过300亿元,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存辉坦言,奋力爬坡才有可能一览众山小。“风来了,好企业不是去避风,而是要站在风口上。”


  形势在好转,困难正缓解


  政府一方面要收起“错放的手”,另一方面要在改革上“该出手时就出手”


  解决部分企业经营困难的问题,除了企业自身努力之外,政府营造有利于创新、保护公平的市场环境尤为重要。


  一方面,要尊重市场规律,收起“错放的手”,变“救企业”为“救人”。


  “新常态下,企业淘汰频率加快,政府不应保护落后产能创造的岗位,但应保护劳动者。一定要完善社会保障制度,做好暂时失业人员的培训和再就业工作。”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所长马骏说。


  另一方面,也要加快改革步伐,“该出手时就出手”。


  ——打破“玻璃门”“弹簧门”,让民间资本更活跃。


   4月下旬,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《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》,提出在能源、交通、水利、环保、市政等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领域开展特许经营。 “中央和地方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对民间资本开放,将为民企发展提供新的机遇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。


  ——应对人口红利式微,让人才供给更充足。


  “过去我们靠廉价劳动力成为制造大国,一个初中生足以承担沿海地区承接的低端制造业,但若按 中国制造2025 目标,一个大专生都不能胜任了。”中航工业集团董事长林左鸣说。


  “就算机器换了人,也需要人来操控、编程。”马骏建议,通过加快职业教育改革等举措,为企业转型升级更好地提供人才。


  ——营造大众创业氛围,让市场主体更多元。


  马骏认为,政府没有能力判断哪家企业能在市场上成功,但可通过鼓励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做大市场主体的基数,提升企业的整体水平。


  ——搭建联合创新平台,让企业转型更顺畅。


  “根据经验,小微企业没有能力也不需要搞技术研发,技术研发应由技术孵化联合体专门开展。”在中国社科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迎秋看来,我国应努力实现单体创新向联合创新转变,“未来生产加工企业需要的技术主要从技术孵化联合体购买,自己专门从事生产加工。”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